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鸿鹄班主闫书英

博主微信号:13953482486,愿意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

 
 
 

日志

 
 

人生, 难得白首不相离(原创随笔)  

2016-02-17 09:33:04|  分类: 原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得白首不相离

 

     今日上午,接到婆婆姨去世的消息,婆母正在输液。确切地说,是我们接到婆母的亲姐姐去世的消息,婆母正在因为血压高头疼而输液。

     这个噩耗是不敢告诉婆母娘的,因为手足之情深似海。婆母前天得知自己的姐姐病重后,就一夜难合眼,早上颅压升高,头晕目眩。不知道告诉她这个坏消息后,会是一种怎样可怕的结果。

索性,不告知。

午饭后,夫开车拉着我们姐仨去吊唁,而给婆母娘的解释是去看望病重的姨。

赶往姨家的路上,想起姨和姨夫,白首之时却永离,姨夫从此成为孤雁,我的思绪如识途的老马,飞奔到去年的正月初五。                                   

   那天 天气晴好, 我开车拉着姐姐和婆母去看望已经病了三年的婆婆的姐姐。

进了婆母姨的家门,看到院子里满绳的尿布和被尿湿了的被子,婆母的脸一下子沉下来了。我懂,那是婆母对她姐姐的心疼。

走在前面的我,从窗户里探头去看里面的姨。只见姨夫正扶着她慢慢落座在炕头旁的椅子上。随着我的一句,姨夫在家了,陪着姨呢。姨夫闻声出来迎着我们。

就在我放礼品时,婆母已经走进屋里问候她的姐姐了。看姨那木然的表情就知道她还没有认出她的亲妹妹来,更不用说我们了。婆母一声又一声的叫着她的姐姐,我们一声又一声的喊着姨,自报着名字,但是姨视若无睹。

姨夫红了眼圈,说,她一阵阵不认人了。我问询姨的饭量如何。姨夫泪珠滚在脸颊上了,赶紧找擦脸的手巾拭了拭,说,你姨的饭量还行,初一你表哥给送来的饺子,我没舍得吃几个,留着都让你姨吃了,她爱吃饺子,我又不会包,好吃的我都留给你姨吃,她牙口不好了,我身体好,吃什么都行。中午给你姨熬的米饭,让她吃的鸡蛋糕,我吃的洋葱蘸豆瓣酱。

我歪头一瞥,看到了餐桌上摆着的酱碗和半块洋葱头。我鼻头一酸,泪水涌满眼眶。那时便想起了一年前,我们在舅父家相聚,姨夫曾流着泪说,他女儿也就是我的表姐给他们送去十多个包子,姨夫都不知道是啥馅的,都留给姨一个人吃了,他老伴爱吃带馅的就省给老伴吃了。

姨和姨夫虽然儿孙满堂,但是时时日日年年照顾我姨的还是她的老伴我们可敬的姨夫。我不知姨夫的眼泪里有多少疼爱,但是我知道那是最恩爱的表现。

我给姨拿了个香蕉剥开后递到姨手里,婆母赶紧接过去,给她的姐姐拿着吃。我拿出手机来给她姐妹俩照个相,姨听到我说给她姐俩照相冲着我笑了。笑的很慈祥,根本不像个病人。我夸赞着姨真懂事真乖,笑的真好看。姨夫挤过来,看到自己老伴笑了,他也笑了,且笑出了泪花,激动地去姨坐的椅子的后面拿手巾擦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没到动情时”,姨夫是八尺男子汉啊,已经近70岁的人经历了多少沧桑啊,但是面对自己病中的老妻还是会心疼的流泪。我敬重姨夫,也被他粗中带细的爱感动着。

想想吧,一个老头每天陪着一个大小便失禁且失语不会走动一阵阵又不认人的老伴,过着多么寂寞无奈又心焦的生活啊!但是从姨夫温柔的举动和关切的眼神看出了他对老伴的疼爱和呵护,对于病中的姨来说也是一种无言的幸福。

那天回家的路上,婆母因为心疼她的姐姐轻责着她的姐夫的不周到不细心。我批评婆母的不体贴,分析着姨夫已经在他能力范围内尽力了,只要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就是最好的了。三个姐姐都认同我的观点,称赞着姨夫的温柔善良,有两个姐姐眼圈红了,感动的哽咽。其实我更被这样相守相伴呵护的恩爱感动着。

俗话说的好:“少年夫妻老来伴”。人到老了,再也不会在乎彼此的容貌是否美观,彼此的姿态是否优美,彼此的话语是否好听。而是在乎着彼此是否能痴情厮守,悉心照料,做一个真诚和善的“伴”。老来伴,犹如冬天的暖宝,夏天的空调,让彼此天长日久地感到舒适、美好。人们常说的那句,再好的儿女赶不上老夫老妻,是真理啊。儿女都天天上班,日日为生计忙,不能固守着老人,常回家看看就不错了。真正能关心爱护自己的人就是老伴了。老伴是几十年风雨同舟同甘共苦的亲密“合作伙伴”,彼此了解脾性,彼此知长短懂冷暖,彼此心心相印形影不离。

  老来有伴,且双双康健,这是最大的最难得最珍贵的幸福。所以,为了晚年拥有这份幸福,我们必须在年轻时注意投感情之资用心保养自己的另一半,就像爱护自己的身体一样爱护自己的伴侣。

 夫妻恩爱不是甜言蜜语山盟海誓,也不是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而是老了的相伴,病中的陪护,永远的厮守!

 时隔一年,我的婆母姨,婆母的亲姐姐却在今天走了。而我的婆母竟然因为自己身体不好而不能送自己的姐姐一程,想到这里,鼻头酸酸,心内五味杂陈。

人人盼,手足情,天长地久,可是现实很残酷;人人祈祷,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可是世事弄人。

既然难得白首不相离,唯有珍惜当下,好好活着,爱亲人,爱自己的另一半!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