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鸿鹄班主闫书英

博主微信号:13953482486,愿意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

 
 
 

日志

 
 

人生幸福,只需“三点”(原创随笔)  

2016-03-14 14:58:11|  分类: 原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幸福,只需“三点”

 

 

周末下午,提着菜,去婆母那边“聚晚餐”。

进的家门,无人。空空的客厅里,收拾的一尘不染。心情却因双亲的不在家,而骤降。

手机打过去,得知婆母娘在外边散步聊天。

我看做饭还早,便走进洗澡间。婆母在我澡洗到一半时,回来了。

“晚上熬米饭,行吗?中午我做的油饼和菜盒,让你来吃,你说忙。给你留着了。”娘敲敲洗澡间的门问我。

“嗯,行,吃什么都行。”我听到娘温柔的声音心情如晒太阳般升了温。

  当我从洗澡间出来,米饭已经熬得差不多了。要炒的菜,娘也已经切好,等我“出手”去炒。娘是能炒手好菜的,但不知从何时起,开始了对我的依赖和“自甘落后”,总说我炒菜手艺比她强,只要我有空,就让我下厨房炒。

我欣然接受这份信任和依赖。

  “天快黑了,俺爸爸怎么还没回来。”我在关上油烟机的刹那问娘。

   “你爸爸每天下午去远处玩,什么广场啊,盘河啊,反正一出去就是一下午,我和几个老太太在附近走走。”娘说着把水碗递给我。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我刚接过水碗喝了一口,公爹就开门进来了。

  “书英,你拿出血压表来,给我量量血压吧,我觉得脑袋不清醒呢。”娘坐在沙发上开始脱衣服准备让我量血压。

   我知道我是娘的“家庭医生”,我来一趟,这是必干的“活”。

从抽屉里拿出血压表,我如医生一样,动作娴熟极了。

  “低压不高,高压有点高呢。”我摘下听诊器,看着娘说。

   “昨天你没空来,我让二楼的那个姐妹量的,也是高点,今天换药了,怎么还是高点呢?”娘边穿衣服边一脸严肃地问。

   “不知道,你先吃上个药,等我走时再给你量量。你还去二楼量,我教教俺爸爸,让他学会了,天天给你量,你也就放心了。”我边梳理血压表,边看着公爹说。

  “他?他只会抿着嘴笑,他只会喝酒,只会玩,让他学点东西,难死他猴哥了。”娘看着公爹唠叨起来。

  我看看抿着嘴笑,根本不想学的公爹,乐呵呵地说:“俺娘都用激将法了,你还是学学吧,一点都不难,这又不是让你学高科技产品,电脑一类的东西。”

   “哈哈……俺都六十多岁了,俺还学当医生,这不是笑话吗?”公爹笑的前仰后合。

  “我说吧,他只知道傻笑,这两年别的出息不长,就是知道笑啊,不管什么事就是笑起来没完没了。那天晚上,我说身体好了去看看俺姐去。你爸爸哈哈哈地笑起来没完没了。结果告诉我,俺姐没了,死了快一个月了。俺哭起来,但他还是笑个不停。你说,你爸爸这是长笑病吧?”娘说着眼圈红起来。

看看在一边笑的抹眼泪的公爹,我收敛了笑容,“俺爸这是乐观,你看人家血压一直平稳,身体倍棒,你看你三天两头上病,你就是总是驾驭不了你的心情。你也应该向俺爸一样,老了,笑点要低一点再低一点,生活中就都是开心的事了。”

公爹仍旧笑着,走过来拿听诊器,“我学学,别让你们笑话俺老头子不上进,俺给你娘说过多少遍了,要笑着过每一天。俺老了,没什么追求,就是年轻时,俺也是过俺简单的‘三点’人生。”

“你的哪‘三点’?吃喝玩乐,这不是四点吗?”我边往婆母胳膊上束缚血压表的带子,边逗趣地问。

“俺,俺不贪吃,吃喝嫖赌的事,找不到俺。俺是个笨人,我承认,俺过俺的笨生活,就是能干一点就干点,能笑一点就笑一点,能享受一点就享受一点。你看我教书时咱家种地,我两不误吧?现在退休了,我不去打工,但是我没有把咱家的三亩地扔了啊,现在地少了,我自己种就行了,没让你再去干活吧?生活处处有笑点,能笑一笑就笑一笑,笑比愁比哭强吧?俺没别的爱好,每天就是喝点小酒品点大茶,看老头们打牌下棋,品着爱喝的小酒香茶是享受,看人家在牌桌上和棋盘上拼杀也是享受,能享受一点就享受一点吧,反正少花钱买健康。”公爹边说边呲着大牙笑着。

“呀,你这笨人也不简单啊,就是你这看似简单的‘三点人生’,才让你天天快乐,日日幸福,年年健康啊。得向你老学习啊,俺娘更应该向你学习了。”  我用夸张的口气笑说着,把听诊器交到公爹手里。

“俺学不来,你爸爸每天吃肉,喝酒,品茶。俺呢,不能吃肉,吃肉上血压,喝酒更不行,喝茶还睡不着觉。你爸爸每天过神仙生活,俺每天过魔鬼生活。”娘一脸郁闷。

“你听听,能听见脉搏的跳动吗?”我边慢慢放气,边问。

“听不到。”戴着老花镜的公爹摇着头说,笑依旧陪着他。

“老了,耳背了,不中用了?”娘看着嘴角仍旧挂着笑的公爹说。

“嗯,老了,耳朵不好使了,学不会了,让别人给你量去吧。呵呵……”公爹从耳朵上拿下听诊器,又咧嘴大笑起来。

“俺娘可给了你一个不学的理由,你倒会借着梯子下房。”我嗔怪道。

娘“扑哧”笑了起来,“老母猪爬树啊,不指望了。”

我和公爹,不约而同,捧腹大笑。

吃饭了,公爹喝一口酒,品一口茶。我和娘都喝着米粥,吃着菜盒。

公爹的简单的“三点人生”,将营养我终生啊。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